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亞當斯站穩NBA 點燃紐西蘭籃球夢

2016-08-02 14:37聯合報 / 記者古硯偉╱即時報導
 歐新社
歐新社

「經過痛楚,讓我們體認到自己是誰,還有文化的根在哪裡。」曾經是紐西蘭男籃國家隊史上最年輕國手之一,被雷霆隊亞當斯(Steven Adams)啟發的紐西蘭黃金世代,莫迪侯侯-李艾法(Izayah Mauriohooho-Leafa),手臂上紋身和血液,乘載著獨一無二文化背景,想要開拓紐西蘭籃球未來,踏上美國尋夢之旅。

2013年大洋洲錦標賽,在勝負有段差距的3戰2勝的紐西蘭和澳洲對決中,兩隊不約而同各派出兩名高中球員應戰,才華洋溢的澳洲隊,派出當時17歲的現爵士隊艾克森(Dante Exum),以及今年的選秀狀元西蒙斯(Ben Simmons)。

而紐西蘭則派出現在肯塔基大學的中鋒溫亞德(Tai Wynyard),以及當時年僅16歲的莫迪侯侯-李艾法,當時幾個新生代勢力,也被譽為是大洋洲史上最佳天分梯隊。

其中澳洲兩人已經高順位加盟NBA,溫亞德則在去年加入肯塔基,其中曾被認為是全球最特別的姓氏的球員,莫迪侯侯-李艾法,今年春天和沙加緬度州大簽下入學意向書,也隨著學校來台參加瓊斯盃(瓊斯盃美國隊24號Maurio)。

莫迪侯侯-李艾法父親李艾法(George Leafa)曾是去年來台參加瓊斯盃的NBL強權威靈頓聖徒助教,去年他也差點隨聖徒隊再次來台。

大概一般人會注意到他,無非是他那不知道如何發音的姓名,其實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來到台灣,早在2014年於台北美國學校舉行的NBA籃球無國界活動,他就曾以紐西蘭明星後衛身分,和台灣後衛賴廷恩、大陸白昊天等人,一同參賽。

而他名字並不照字面發音,而是Mo-dee-ho-ho Lee-ah-fuh,原因在於,他的姓氏是由父親和母親的姓所組成,他的母親姓莫迪侯侯,是紐西蘭毛利人,父親李艾法,則是薩摩亞群島人。不過因為名字太難唸,他笑說,「隊友就叫我伊賽亞。」

過去薩摩亞人和毛利人以橄欖球聞名,而他身為兩個南島語系的原住民,在紐西蘭誕生下的籃球之子,莫迪侯侯-李艾法這次來台,比起兩年前,右手臂多了一整排有別於歐美時下的紋身,傳統深色圖騰,那是乘載薩摩亞文化的印記。

莫迪侯侯-李艾法乘載薩摩亞、紐西蘭文化,赴美逐夢。記者鄭清元/攝影
莫迪侯侯-李艾法乘載薩摩亞、紐西蘭文化,赴美逐夢。記者鄭清元/攝影

2013年,被譽為大洋洲最佳年輕控球的莫迪侯侯-李艾法,入選了俗稱「Tall Black」的紐西蘭國家隊男籃正選名單,「Tall Black」源自於橄欖球黑衫軍「All Black」。他和其他3個高中生年紀的球員,引起許多國際球探注目,但發展卻遠不如其他人順遂。因為2014年他受到腦震盪影響,冉冉上升之路突然受到挫折,高中畢業後,他想直接赴美,但發現美國大學已經對他興趣缺缺,於是又多打了一年紐西蘭NBL,才再度赴美挑戰。

過去薩摩亞人會在男孩14歲的時候進行紋身,象徵他已經成年,去年2月,莫迪侯侯-李艾法紋了半隻右手臂,象徵已經長大成人。

在薩摩亞人和毛利人的南島語系民族,都很珍視家族為本的傳統價值觀,莫迪侯侯-李艾法指著他的手臂說,「這是薩摩亞文化象徵,有機會能站在兩個傳統和現代的交會,這是一種榮譽。我代表著家族,代表著紐西蘭,當站在美國的舞台上,我要讓他們以我為榮。」

雖然在幾千年前世界各國古文明中大都存在紋身文化,但現代的紋身英文Tattoo一字,一般認為是從17世紀大航海時代,歐洲水手到了玻里尼西亞,如今大洋洲群島附近的原住民紋身一詞「Tatau」演變而來。

相傳薩摩亞的紋身,薩摩亞人說,是一對姊妹從現在薩摩亞文明的發源地菲圖塔(Fitiuta)帶著工具,唱著歌而來。至今薩摩亞仍保持在紋身時唱歌的傳統,在世界各國紋身文化中,薩摩亞人的紋身始終獨樹一格,薩摩亞男性的紋身叫做Pea,女性則叫做Malu。

薩摩亞紋身工具簡單的令人意外,直到現在,傳統工具仍是野豬牙、獸骨、木頭和龜殼等磨成的針,製成密實的紋身梳,醮著由桐樹果實燒成的深色顏料,加上木條作為敲擊用的小槌,伴隨尖銳針具刺破身體,在皮膚上快速發出「塔、塔、塔」敲擊聲,進而在身上繪出美麗花紋。

更重要的是,傳統薩摩亞紋身不做麻醉,曾有女性挑戰紋身,但整個半身紋身的痛楚,直追生產過程。薩摩亞人認為,紋身痛苦是過程,也是成長的一部份,象徵是不怕痛楚的勇氣。

通常一片美麗紋身,即便是熟練的師傅,也得耗時幾天,幾周甚至幾個月才能完成,優秀的紋身師傅,身邊往往跟著一大群徒弟,除了觀摩,由於沒有麻醉,還要幫師傅壓著紋身者。每天紋身者除了要忍受痛楚,每天紋身告一段落,徒弟們還得幫忙在傷口上澆上海水消毒和消除腫脹。

早在18世紀,歐洲的水手就寫過,「薩摩亞土著的穿著華麗,美的像是流蘇,比起印地安人,他們看起來好親近的多。」實際上,當時的薩摩亞根本不存在流蘇,水手看見其實就是薩摩亞人的紋身。

薩摩亞紋身的圖案並不複雜,魚、海洋、太陽、龜,蜈蚣,或是傳統太平洋島上的泛靈信仰神祇,一個人的紋身往往會由4到5個圖騰組成。

薩摩亞人直到紋身完成,才算是真正成年,莫迪侯侯-李艾法也是,他說:「一開始決定紋身,是我們家族選定兩個圖騰開始,這兩個圖騰意義告訴我們從哪裡來,而且代表著整個家族,和整個薩摩亞人的文化背景。」

薩摩亞人認為,若是紋身者半途而廢,往往會被視為懦夫,沒紋身者,則被視為宛若裸身,還有這麼一句俗諺,「花環會斷,樹皮可裂,只有紋身可以終生留住。」

他說:「我大概去年決定開始紋身,師傅拿著一枝跟獅子魚(一種熱帶有毒魚類)魚鰭差不多的梳子開始刺,中間大概每半小時到1小時,會休息一下,一天大概刺上8個小時,大概整個過程花了60個小時,真的很痛。過程中,我們要學著和疼痛相處,也考驗我們的意志。」

莫迪侯侯-李艾法紋身還沒全部完成,預計會將整隻手紋滿。 記者古硯偉/攝影
莫迪侯侯-李艾法紋身還沒全部完成,預計會將整隻手紋滿。 記者古硯偉/攝影

現在他的紋身只有右手,還沒完全紋上,「我的紋身還沒全部完成,因為實在太痛了,明年暑假回到紐西蘭,會把整隻手再度紋滿,然後會紋到胸口,這是我們的根。」

今年,他和父母再度赴美,測試了幾間西岸大學之後,他選擇了沙加緬度州大,根據現在資料統計,溫亞德是去年美國NCAA第一級大學唯一的毛利血統球員,莫迪侯侯-李艾法是現在全美唯一一個具備薩摩亞和毛利背景的籃球員。

除了兩人之外,過去幾年間,紐西蘭球員前仆後繼,前往NCAA挑戰,展現與過去完全不同的企圖心。

莫迪侯侯-李艾法說,當亞當斯在雷霆隊愈打愈好,激勵的不只是球迷,「從亞當斯在NBA站穩腳步之後,讓紐西蘭小朋友知道,赴美尋夢是一條可以實踐的道路,更讓我們想往更高層級挑戰。」

亞當斯是在2009年紐西蘭舉辦U19世青賽,當時執掌美國兵符的匹茲堡大學(Pittsburgh)總教練迪克森(Jamie Dixon),在當時紐西蘭一名美籍教練友人麥克法登(Kenny McFadden)推薦下,發現了當時年僅16歲的亞當斯,馬上決定將他列為匹茲堡招生的秘密武器。

 NBA
NBA

亞當斯即便在雷霆,從來也沒有忘記自己是從哪裡來,今年季後賽他曾說過:「我希望看到的是整個紐西蘭籃球更好,小朋友可以了解,他們是有能力站在美國打球,不單是NBA,能在NCAA也很棒,可以有免費的獎學金,拿到學位,這對一輩子都是受用無窮,我希望我的例子,可以鼓動一整個世代。」

亞當斯真的做到了,而且效果遠比他想像的更好,紐西蘭籃球除了風氣提升,更重要的是,他的成功,讓年輕球員有了往外挑戰的勇氣。

過去紐西蘭籃球依附在澳洲底下成長,自成一套發展路線,大多數球員是從高中時代就會被紐西蘭NBL聯賽吸收,到了成年階段,實力夠出色的球員,會到澳洲聯賽NBL旗下強權-紐西蘭破壞者隊(New Zealand Breakers)效力。

過去02年世錦賽4強,以及近代的籃球國手,大都不脫這條路線,即便連新生代紐西蘭當家後衛,曾被邀請參加鵜鶘隊熱身賽的韋布斯特(Corey Webster),也是如此。在紐西蘭橄欖球的黑衫軍獨強,以及合球、足球等運動夾殺下,算是在資源不多的限制下,走出自己一條路。

而從亞當斯之後,美國開始關注紐西蘭的籃球天分,開始有球探和教練會願意花時間注視紐西蘭,溫亞德被以尋找天分聞名的肯塔基教頭卡里帕瑞(John Calipari)視為下一個亞當斯而招到肯塔基,成為紐西蘭青年球員另一個里程碑。

另外還有維吉尼亞大學(Virginia)的210公分中鋒賽特(Jack Salt),曾經是馬迪侯侯-李艾法的世青賽隊友,下季將加入華盛頓大學(Washington)的208公分中鋒提明斯(Sam Timmins)。

要知道的是,即便在2002年世錦賽第4名的昔日黃金世代陣容中,紐西蘭內線超過200公分可用的禁區球員寥寥可數,僅有現在籃網總管馬克思(Sean Marks)和美國出生的布克(Ed Book),甚至最重要內線核心的毛利人大前鋒卡麥隆(Pero Cameron),大概也就198公分上下。

這幾名禁區新血都將經過名校完整洗禮,素質和天分都遠勝過去,雖然紐西蘭02年打出歷史佳績,但高度不足的問題整整困擾他們超過十年之久,未來有望讓人耳目一新。而他們後場天分也不含糊,近年最著名的,就是和哥哥大韋布斯特一同頂起國家隊後場重任的內布拉斯加大學(Nebraska)的雙能衛小韋布斯特(Tai Webster),以及莫迪侯侯-李艾法。

 歐新社
歐新社

多年過去,亞當斯成為NBA史上最具影響力的紐西蘭球員,除了NBA站穩腳步,成為肯定將成為紐西蘭史上最高薪的運動員,他激勵了一整個紐西蘭世代,不僅僅是球場上,或是紐西蘭的籃球風氣,更重要的是,他讓年輕球員敢做夢了。

自從2013年,亞當斯打上NBA開始,紐西蘭籃球風氣呈現明顯暴增,紐西蘭校園籃球其實從2003到2012年之間,呈現明顯的停滯,但從2013年至今,註冊的球員人數成長了整整將近兩成,甚至在學齡前和業餘的成年籃球參與人數,也都有顯著提升。

而今年的奧運資格賽,紐西蘭已經收到第一批旅美世代的威力,除了大韋布斯特平均轟下21.7分之外,才要升大4的小韋布斯特平均轟下16.7分、9.7籃板、3助攻,另外曾經就讀夏威夷大學的205公分前鋒佛圖(Isaac Fotu),則成為半場策應核心,平均9.3分、5.3籃板和2助攻。

紐西蘭首戰就踹走擁有布拉契(Andray Blatche)坐鎮的地主菲律賓,隨後面對法國更在第4節一度領先10分,淘汰賽對加拿大最後也只小輸6分,還未成熟的紐西蘭已經有和世界強權對陣實力,未來前途將更讓人充滿想像空間。

莫迪侯侯-李艾法說:「亞當斯為我們整個世代的球員,開了一扇門,過去美國並不會特別關注紐西蘭球員,但亞當斯站穩之後,他們才注意到溫亞德,然後注意到其他人。」

紐西蘭籃協的執行長波特(Iain Potter)說:「過去我們籃球發展自成一套體系,但多年之後,遇上了僵局,直到亞當斯給了整個紐西蘭一條新方向。他帶來的不只是新聞或NBA關注,而是讓更多人願意投入這項運動,這是光把金錢投入籃球,絕對達不到的效益。」

亞當斯的出現,更拉近了美國與紐西蘭的距離,90年代曾效力於NCAA強權UNLV,現在則致力於培養紐西蘭青年球員的前國家隊後衛迪科(Mark Dickel)說:「過去我曾告訴紐西蘭小朋友,美國大學找球員,只要實力夠格,其實對他們來說,從紐西蘭的提馬魯市找人,和從洛杉磯找人,對美國來說是一樣的。」

 NBA
NBA

但過去二十年來,即便迪科一直這麼告訴紐西蘭小朋友,但因為美國太遠,願意相信他的人總是少之又少,直到亞當斯出現之後,整個世代籃球員對於逐夢的定義已經改變,當你願意把手伸出去,就有機會抓住夢想。

迪科說:「亞當斯讓一整個世代的球員,認為夢想是抓得住的,當然讓更多人願意投入籃球。過去,小朋友在運動選項的選擇,總是『橄欖球和其他』,而現在已經變成,『讓他們選擇橄欖球或籃球』。」

就像莫迪侯侯-李艾法一樣,過去他到高中,都是籃球和橄欖球雙棲,但在高中畢業,他選擇籃球做為未來目標。

而在未來,紐西蘭將併入亞大區錦標賽,光是世界盃一關,已經確定他們可以拿下另一張亞大區門票。陰錯陽差,莫迪侯侯-李艾法也和吳永盛成了隊友,而未來在亞大區的戰場,他們將從隊友變成對手,一起在下個10到15年以上同台競爭。

波特說:「我們已經有了希望,接下來要努力的,是要點燃整個國家對於籃球熱情的火苗,過去我們長年被視為大洋洲的老二而出不了頭;但未來,我們可以要讓整個世代相信,紐西蘭籃球是世界前十的頂尖水準。」

紐西蘭全國敢作夢,球員敢逐夢,當種子碰上火苗,不管最後結果是不是璀璨無比,都有足夠理由相信,紐西蘭籃球本質和期待,已經和過去有了截然不同改變。

莫迪侯侯-李艾法說:「亞當斯的例子不僅告訴我們,紐西蘭球員絕對有能力和世界頂尖球員一同對抗,更告訴我們,只要永遠追夢,夢想有一天能夠實現。」



不想錯過 NBA 大小消息,就來加入NBA Taiwan 粉絲團吧!
在這篇文章裡有關於雷霆, Steven Adams, 鵜鶘的內容

最新文章

湯普森談建築安全 化身紐約市民無違和感

凱威爾波普末節挺身而出 湖人逆轉公牛

生涯700顆三分球達陣 比爾寫最年輕紀錄

轉隊後首次返鳳凰城 布萊德索:只是一場比賽

超級新秀波特報銷 歐陸金童狀元聲勢飆漲

熱門文章

鮑爾表現不如預期 「球爸」砲口瞄準湖人教練團

被驅逐感到無奈 卡珍斯酸衛少「演得好」

球迷惡搞「柯瑞挑戰」 咖哩小子痛斥暴力行為

重返奧城平常心 杜蘭特:知道如何關掉觀眾聲音

凱威爾波普末節挺身而出 湖人逆轉公牛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