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籃框下的戰火與和平,南蘇丹

2018-09-13 17:00NBA台灣 / 美國職籃戰國策

「南蘇丹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地方,我們並不富有,卻很知足。」

一般球迷對寶兒的印象(Manute Bol),大概除了7呎7吋NBA史上第一高度的麻桿身材和火鍋之外,大概只有被巴克利(Charles Barkley)笑得分能力連他阿嬤都比不上。

或許內行一點的球迷,會知道他生涯中曾被老尼爾森(Don Nelson)短暫改造成史上最高的三分砲台,曾經打冰球表演賽,用只有220磅的身材和400磅的美式足球員打拳擊。

聽起來很滑稽,事實上也是如此,寶兒籃球生涯除了火鍋,幾乎乏善可陳,身為NBA史上最高的摩天大樓,卻幾乎從來沒有留下成就,整個生涯到退休的公開活動,幾乎都是搞笑角色示人。

但寶兒有著球場下的另一面,1991年,蘇丹南部因為政府迫害逃到衣索比亞的年輕難民,發起回鄉運動,卻在歸鄉中途遭到蘇丹政府攔截,幾乎餓死半路,寶兒看見報導,立刻花錢找了直升機,到這群歸鄉難民的地點空投食物。

這才是真正的寶兒,一生致力於南蘇丹獨立的和平使者。

NBA
NBA

他的生涯所得扣掉稅收大約350萬美元,幾乎全數投入南蘇丹革命運動,他幫助反政府軍購買武器,幫助難民度過飢荒,乃至於2010年過世時,寶兒幾乎身無分文。他曾多次回到南蘇丹,甚至退休後曾拒絕蘇丹政府體育部長一職,而在蘇丹被軟禁兩年。

90年代效力於華盛頓子彈隊時,他就曾在白宮外面指責美國政府對於放任蘇丹屠殺南蘇丹人民而無作為,應該更積極阻止蘇丹的種族清洗。更曾在美國外交部前舉辦演講:「反對蘇丹政府有效的方式,就是在南蘇丹建立真正的民主政權。南蘇丹人民正在被屠殺,他們應該得到安全保障,不是下個月,不是下下個月,而是,現在!」

當他站出來的時候,他說他的親戚,已經有超過250人死在蘇丹的衝突當中。

2008年在華盛頓的一次和平會議,他曾對著被視為讓蘇聯從鐵幕走向開放的英雄-領導人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公開指責對方出售武器給蘇丹政府支持內戰,讓南北蘇丹的矛盾陷入死結。

2010年,蘇丹政府終於同意南蘇丹的獨立公投,但同時也傳出蘇丹政府私下賄絡某些南方部落,希望他們投票日不要出現,寶兒聽見,立刻從美國飛到南蘇丹,告訴那些部落,這一票能決定多少人的未來。

寶兒當時站在村民前談笑風生,但其實已經腎疾纏身,甚至連自己開門走出車子都有問題,幾個月後,他因為腎衰竭離開人世,年僅47歲。

2011年,南蘇丹以超過9成8的得票率通過獨立公投,寶兒努力了大半輩子無緣見證這一切,但傳遞和平的火炬,腳步從未停下。

NBA
NBA

血與屍體的灰燼中建國

丁卡族,是南蘇丹主要兩大民族之一,也世界上最晚接觸歐美文明的民族,他們曾經擁有大半個非洲大陸東部,曾經是世界上領地最大的民族之一。家族放牧,宗族關係緊密,直到現在,他們都還認為世界上最寶貴的財富,就是牛、牧草和雨水。

丁卡人也是非洲宗族關係最緊密的民族,他們成年男子都能背出十多代以前的祖先,對他們來說,長年住在白尼羅河畔,雨季氾濫,非雨季乾旱,沒有人可以獨自和整個環境對抗,家人是最緊密的依靠。

二次大戰結束,非洲獨立運動風起雲湧,但卻也種下不安種子,太多不同部族,甚至是仇敵,被歐美殖民者強硬劃入同個國家。殖民者離去,民族主義風起雲湧,並未替非洲帶來和平,取而代之的只有近百年累積的矛盾與仇恨,轉化為衝突。

南蘇丹也不例外,即便1956年蘇丹獨立共和國之後,對於當時仍屬蘇丹南部的南蘇丹而言,只是換了另一個壓迫者的角色,雙方隨即爆發內戰。

第一次南蘇丹內戰爆發,經過將近17年雙方才協議停火,蘇丹南部的丁卡族為主體的民族首度取得自治,這也是世界上第一次正式出現南蘇丹的概念。但好景不常,1983年,蘇丹通過實行伊斯蘭律法,引起南方以泛靈信仰的部族不滿,第二次南蘇丹內戰再次爆發。

第二次的南蘇丹內戰,持續到2005年雙方簽署和平協定才停止,南蘇丹獨立那天,首府朱巴(Juba)齊聚南蘇丹人民,高唱國歌「South Sudan Oyee」,Oyee亦即萬歲。 但即便獨立之後,和平仍不會從天而降,超過半世紀衝突,總計超過240萬人死亡,超過5百萬人成為難民。

即便他們成為世界上第193個國家,但長年戰亂導致民生基礎嚴重缺乏,不僅幾乎全國都在貧窮線之下,甚至大多數的國民,每天生活還賺不到1美元,2014年,獨立3年之後,仍被聯合國評定為全世界最失敗的國家。

Luol Deng,籃球與世界

去年9月,時任老鷹老闆的李文森(Bruce Levenson)和總管費瑞(Danny Ferry),因為一段錄音提到還是老鷹目標的自由球員丹恩(Luol Deng),「丹恩不是不好,而是他還有一點.....非洲人的樣子」被視為種族歧視,不只丹恩沒和老鷹簽約,最後導致李文森賣掉球隊,費瑞去職。

老鷹高層說法牽動了NBA最敏感神經,事情過了大半年才結束,但意外被扯進成為主角的丹恩,對於這件事的反應卻和其他人大不相同。

他笑說:「我猜大概很多人等著我對老鷹大發雷霆,但我很榮幸的說,我才不是只有一點非洲人的樣子,而是全部,徹頭徹尾的非洲人,我以身為非洲人為榮。」

作為前蘇丹議員和外交官子,但他的童年卻也不好過,離開蘇丹之後,他曾逃到埃及,丹恩和他家兩個哥哥在那裏碰到了寶兒,同時開啟籃球生涯,最後一家人輾轉到了英國,其中丹恩和6呎10吋的二哥阿喬(Ajou Deng)都去了美國念大學,阿喬是康乃狄克大學(Connecticut),丹恩則是杜克大學(Duke),兩人先後也都是英國男籃國手。

NBA
NBA

當他到埃及的時候才5歲,19歲就加入NBA,丹恩的人生遠比一般權貴家族要更曲折,卻也讓他能夠豁達的面對種族歧視,他說:「我的人生經歷,我的背景和責任,都是我的養分,讓我變得更強大,能夠幫助我的國家。」

丹恩曾說,寶兒不只教他打球,更是他人生導師,他曾在NBA明星賽上,穿著印有非洲大陸的T恤上台。蘇丹內戰,當時上百萬的南蘇丹人到了海外,其中現在最多的是澳洲和歐洲,這也成了丹恩首批幫助的對象。

丹恩說:「我曾經看過12歲的孩子就被推上戰場殺敵,這不是誰的錯,南蘇丹的大環境就是如此,也讓我知道我的一生有多幸運。我從小就想著,如果能讓年輕人不是上戰場,而是上學;手上拿的不是槍,而是籃球,南蘇丹會變得如何呢?為了這點理想,我願意付出任何我能做到的事。」

南蘇丹雖然是世界上最年輕,最窮困的國家之一,但籃球天分卻已經源源不絕湧現。例如公鹿隊的澳洲長人梅克(Thon Maker),就是父母從南蘇丹逃往烏干達,最後才到澳洲的難民二代;同樣的例子還有去年短暫在黃蜂亮相過的中鋒曼提耶(Mangok Mathiang),和同為今年暑假灰狼簽下訓練營合約的阿戴爾(Deng Adel),兩人都是澳洲裔南蘇丹人,曼提耶過去還是澳洲世大運主力中鋒。

最新的例子,則是7呎3吋的18歲高中生馬瑞歐(Chol Marial),他是兩年前非洲舉辦籃球無國界訓練營時,宛如橫空出世的南蘇丹球員,當時年僅14歲卻有7呎1吋身高,宛如小前鋒的機動性和接近8呎臂展,馬上被介紹到美國打球,當時丹恩就是訓練營上南蘇丹的指導教練。

丹恩深知這一點,他先是在倫敦南部成立了丹恩學院(Deng Academy),希望透過運動,讓更多孩子能夠有機會走向美國,再把國外的經驗帶回南蘇丹。其中一個例子,就是2015年曾經代表瓊斯盃女籃美國隊來台的法籍蘇丹裔前鋒克里斯黛兒(Christelle Akon-Akech)。

克里斯黛兒是丹恩的親生姪女,她是前蘇丹駐法大使之女,出生於法國里昂,小時候因為家人希望他打籃球而被送到丹恩身邊,她的籃球技巧是由丹恩和阿喬兩人一手調教。克里絲黛兒同樣出身於南蘇丹權貴之家,只要她想,擁有法國籍的她可以當徹徹底底的法國人,加入法國當地青年隊,打上法國職籃。

但她卻和丹恩選擇同樣遠的一條路,高中畢業後,她拿到費爾菲爾德大學(Fairfield)女籃獎學金赴美,她說,籃球是手段,如何能夠運用自身能力幫助國家,才是他們想要的。

克里絲黛兒很感謝丹恩,有了籃球,她才能來到美國,她說:「如果不是我有機會去美國念書,看見更寬廣的世界,我們見到了不一樣的世界,也想讓更多南蘇丹人有機會看到世界。」

就連她的爸爸也是一樣,南蘇丹獨立之後毅然選擇回到南蘇丹的朱巴大學任教,希望把國際帶回南蘇丹。

過去提到非洲裔籃球員,若非奈及利亞,就是塞內加爾,但這兩個國家球員一旦到了NBA或歐洲籃壇就落地生根,再也不回去貧窮的非洲大陸也是常態。但唯獨南蘇丹球員不同,只要有能力,幾乎每個到了海外的南蘇丹球員,只要有能力,一定會回到南蘇丹。

克里絲黛兒說:「南蘇丹可能是全非洲最後一個還在戰爭狀態的國家,我們四年前才獨立,過去幾乎一個世紀,我們都活在蘇丹陰影下,那些本來應該屬於世界上每一個人,都該擁有最基本權力『自由』,對我們是多麼可貴。如果我們不能幫助自己的國人,又有誰會來幫助我們呢?」

美國職籃提供
美國職籃提供

其實無論是丹恩或是克里絲黛兒,對於南蘇丹印象都很薄弱,丹恩說:「當你像我一樣的年紀就離開家鄉,不會對於當時戰禍有多少印象,我只是覺得很幸運,能和家人待在一起,但這份幸運,卻不是每個南蘇丹人都可以擁有的。」

丹恩不是只在海外花大錢的慈善家,他回到家鄉之後,花了一個月踏遍南蘇丹大小各地,同時還擔任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的發言人,他說:「非洲有成千上萬個我,不只人生經歷,還有運動天分,這裡就像一塊沒有得到開發的瑰寶。 如果我挺身而出,能夠讓人想要捐出1美元或2美元,幫助南蘇丹,那就是值得的。」

克里絲黛兒在費爾菲爾德主修政治學,畢業後現在在比利時的法語區球隊打球,她的目標是在球員生涯結束之後,當一名人權律師。 她說:「南蘇丹是全世界最美麗的地方,這裡的人要的不多,但世界上對我們的認識也還很有限,有朝一日,我希望幫助家鄉的人在世界上發聲,只有非洲人才知道非洲問題在哪裡。」

有些人拚盡一輩子的努力,只為了讓世界看到他們,球員想的,不是只有籃球,而是想透過籃球,幫助更多人。

The Death, The Hope

當寶兒退下球場之後,無緣見證南蘇丹的獨立,但他讓世界知道,有人運用影響力幫助南蘇丹走出自我的第一步,寶兒溘先朝露,生命還沒見證璀璨就熄滅,但有著,是更多後人接過火炬。

今年6月19日,南蘇丹的和平傳承者籃球錦標賽(Manute Bol Peacekeepers Tournament)開打,這項比賽是由寶兒的小姨子秋兒(Achuei Chol)籌組,同時以寶兒為名,開打那天,就是寶兒過世五周年的忌日,秋兒說:「寶兒一生的志願,是要把和平帶回非洲,他走了,但後人延續他的努力,如果他能見到這一代的南蘇丹小朋友在球場上的努力,一定會是他最欣慰的事。」

NBA
NBA

2014年8月,丹恩回到朱巴舉辦籃球訓練營,更想直接讓南蘇丹的孩子有機會前往美國,今年,他在朱巴開闢了一座籃球園區,名為寶兒籃球場(Manute Bol Court),丹恩說,這是他這輩子做過最有意義的事。

籃球,從來不是只有場上的你死我活,而是可以幫助世界變得更好的方法,這些南蘇丹球員,正在努力實踐著。

文/古硯偉

看更多專欄優質好文

【HOOP美國職籃 9月 2018 第209期】

出版社:宬世環宇

Hoop Taiwan 美國職籃戰國策 網站連結

Hoop Taiwan 美國職籃戰國策 粉絲團

全台7-11、誠品等各大實體書店與博客來等各大網路書店均有販售

線上購買

在這篇文章裡有關於老鷹, Luol Deng, 黃蜂, 灰狼, 公鹿的內容

美國職籃戰國策

Hoop Taiwan 美國職籃戰國策

延伸閱讀

騎士進入後詹皇時代 泰隆魯:我還在這裡

哈沃德適應巫師體系 比爾:讓隊友更輕鬆

卡珍斯加盟不影響球權 杜蘭特:我們都是聰明人

選擇續約雷霆 喬治:我們產生化學效應



不想錯過 NBA 大小消息,就來加入NBA Taiwan 粉絲團吧!

最新文章

走過憂鬱症之後 史威特尼勇敢面對人生

2018-08-07 17:10

少年英雄&歐陸金童 你所不知道的唐西奇

2018-06-27 17:59

非典型的輝煌之路 年輕少帥史蒂文斯

2018-05-07 18:56

留言